分類
退休好幸福 達人專欄 長照知識 心理健康

憂鬱是可以被點亮的黑暗

彙整編輯/Jennifer
圖片來源/三采文化、shutterstock
作  者/高愛倫
書  名/《此刻最美好:快樂是安然的享受,不是退而求其次的選擇》/三采文化

我得過憂鬱症,所以我可以跟你談憂鬱症,也可以斷言,我會痊癒,你也可以痊癒。

20年前醫學界就預言:憂鬱症會是20世紀最大的健康殺手。不幸,醫學預測成真,而且趨勢日益嚴重。

從早期人們不解的焦躁焦慮情緒醞釀到失落空茫的低潮,再輾轉出現強迫症行為、封閉式自我孤立、暴怒失控的攻擊、厭世輕生的偏激……如今憂鬱症病患的普及化,已實實在在造成很多家庭與職場的悲劇。

身為一個短期服藥的憂鬱症患者,我想分享自己「點亮黑暗」與「掩埋黑洞」的經驗,這些經驗並不是醫療知識,而是我個人的深切體會,我相信,意志力與毅力在我身上產生極大的翻轉能量。

事實上,在我痊癒之前,我並不知道我是憂鬱症患者,我甚至也不知道醫生給我吃的是抗憂鬱藥。

中年經歷崩解人生歷程

那年,我43歲,什麼不好的事情都發生了、累積了、崩塌了。

最親愛的爸爸病了,在醫院躺了9年沒有醒過來,雖然二姊每日必到石牌榮總探望照顧,我們還是聘僱24小時看護以求周全,前後花了580萬看護費與榮民可免的30幾萬醫療費。

我對我的工作已感到索然無味,可是我仍會自我強迫做一個全勤的模範員工,希望自己——對得起薪水、對得起專業、對得起理想、對得起職業上的殊榮……這些人生責任突然讓我覺得好沉重,也好厭惡。

然後,17年的婚姻浮現很多我看不懂的異相,等恍然大悟「悔教夫婿覓封侯」這7個字是多麼寫實的世間警語時,我才明白,以退為進是很多女人會犯的錯,淨身而出更是蠢不可及。

我的幸福人生,萬箭穿心。

02_03_348_02_water.jpg

我開始陸續出現的症狀:

每天出門上班,都會一下樓就再上樓多次,檢查瓦斯爐是不是確實熄火。每天晚上回家,先拉起屋子裡的所有窗簾,覺得只有這樣,才能迴避所有偷窺的眼睛。

開燈睡覺長達10年,不但淺眠,而且入眠狀態很少維持在30分鐘以上,總是從心悸中驚醒。

那時,健保卡還是紙卡,每張六格,每次門診蓋印一格,1年下來,精神官能症的疑神疑鬼,讓我看了9張卡54次門診,而且檢查內容都非問診拿藥的輕易簡單,不是塞鼻管,就是塞胃管。歷經這樣的痛苦不堪,雖然醫生說找不到問題就是最好的結果,我還是不相信一切都沒問題。

我開始陸續呈現的應對:

朋友的、工作上的互動都很扼要,但更精確的形容應該是都很冷漠。

我的交談,沒有主動話題,只有被動答覆,而且能一個字作答就絕不用兩個字:「是」、「好」、「不要」、「或許」、「會嗎」。嚴厲、嚴肅、嚴苛、嚴峻、嚴格……這就是我日夜表情的總和。

有人說:「這麼不苟言笑,好怕妳喔!」我的不苟言笑中,其實藏著我的獨白:「我才怕你們呢!」

友人的關心語言,在我聽來,都是「言不由衷」、「另有用意」、「話裡有話」。我不相信有人真心真意對我有善意。

我開始陸續邁向崩潰:

我住在汐止雅典王朝社區時,家中裝了三道內鎖,弄著弄著,我把自己誤鎖在家中出不了門。

我在辦公室一大樓二大樓連結的天橋上,每天從7樓俯瞰樓下,體育組編輯簡月芳路過時,隨口玩笑一句:「幹麼!想跳樓啊?」我的眼淚當即串落,是呀!的確有一個強大抓力讓我興起奇怪的念頭,沒有人知道,要抗拒這樣的抓力是何其艱苦的爭戰。

冬天夜裡下班,先到光復南路江家豆漿店叫一碗熱豆漿暖暖身,豆漿一端上來,大顆淚珠就滴滴入漿……。我盡量禁語,因為我口吃的相當嚴重,而我並不想讓人家發現我口吃。我整夜握拳睡覺,一早起床,手掌上總是留著一排指甲戳痕。

我的愛犬也得了分離焦慮症,我一天要多次奔回家看牠們是否安好,我們不是相濡以沫,我們簡直就是同泣欲死……

我開始面對初步醫療:

02_03_348_03_water.jpg
圖片來源 三采文化

我在聯合報診療所婦科看診,大姊說:「我妹妹隨時都陷入緊張狀態。」醫生指著檢驗數據說:「這樣的賀爾蒙指數,別說緊張了,連跳樓都有可能。」

我拒絕服賀爾蒙,因為我的女性週期正常,而且我不想面對賀爾蒙會有後遺症的風險。

醫生說:「停經與否不是賀爾蒙足夠與否的絕對因素,所以有些停經女性並沒有更年期症狀;此外,當基本生活品質都受影響時,有關賀爾蒙的風險已經是其次問題。」

於是我開始服用了賀爾蒙,而且我又到國泰醫院去看了家醫科。家醫科醫生給我開了舒緩情緒、鬆弛神經的藥,當時的藥袋不像現在會這麼清楚標示與藥物相關的說明。

我同時服用補充賀爾蒙與舒緩緊張的藥,並離開獨居,住進姊姊家。

有一晚下班後,我發現自己在汐止大同路上,怎麼想也想不起來如何開車回到內湖康寧路的家,接到電話的姊姊嚇壞了:「妳現在停到路邊不要動,把門牌號碼念給我聽,我過來接妳。」

有一天朋友來家,我說:「你看,我的世界已恢復美好。」朋友走時跟姊姊說:「讓愛倫停藥吧!她眼睛亮得嚇人!」

我從善如流,當即停藥。但兩天後一早醒來,竟陷入強烈的低潮,坐在床上嚎啕大哭不止。

等到醫院才知道,我一直在吃的是抗憂鬱藥,醫生說:「要慢慢減量,不能這樣停藥的。」

我開始嘗試積極自療:

當知道自己服用的是抗憂鬱藥之後,我強力振作;我要靠藥物解決症狀,但是我要靠改變生活來斬草除根。

02_03_348_04_water.jpg

走出家門,不封閉自我

憂鬱症的第一個關卡就是走不出自己的家門,任自己在封閉世界每下愈況。謝謝我曾有的經濟壓力,因為需要生活,最窮山惡水的時候,我沒敢放棄工作,所以再從工作自救吧!

我開始恢復工作上的社交生活。在當時,這是很痛苦的改變。我出門前一定對著鏡子練習笑容。在當時,這是很自虐的偽裝。我杜絕攤坐式的情緒沉溺,只要覺得黑雲在飄,立刻走到人群中去沖刷自艾自憐。在當時,這是很勉為其難的演習。

姊姊帶著我到烏來、北投、金山四處泡湯,我從湯屋泡到大眾池,我從拘謹羞澀泡到天體無謂。

02_03_348_05_water.jpg

我要特別特別提醒與建議:大眾池的泡湯,可以澈底解放自己對酒囊飯袋軀體的感受,也連帶影響思維運行的天地無邊。泡湯是我引以為重的療癒方式。憂鬱的人,一定要去試試這個項目。

四招調整情緒,擺脫憂鬱

如果鬱症是重度等級,不要怕,要看醫生要吃藥,生理上的治療是很必須的。此外,我覺得調整情緒的有效行為包括:

  1. 努力結交「新朋友」,轉變自己的話題模式與邏輯。
  2. 書寫日記,省察內心的聲音;整理思緒,會發現自己仍有飛越難關的能力與智慧。
  3. 多和大自然、動物對話。
  4. 培養嶄新的嗜好,從手工勞作到文創寫意,無一不可。

我可能運氣好,因為憂鬱症程度並不嚴重,才能在自省中找到自救,但是我相信我願意面對憂鬱症、願意服藥、願意用改變生活來改變意念、願意用意志力搶回自己挫敗的人生、願意脫離我怎麼把自己過成這樣的悲情……也是不讓憂鬱釀成大亂的關鍵行為。

憂鬱症是如此黑暗,但是我相信心的力量更大,點亮黑暗需要的不只是技術,不只是醫術,更需要當事人願意為自己努力的覺醒。同時我提出嚴重警告,如果為了逃避責任,常常以憂鬱症的藉口威脅他人勒索情感,可能憂鬱症就會有機可乘真的棲息不去。

本文由退休好幸福授權轉載,更多實用訊息,請上<<退休好幸福>>
加入<<退休好幸福>>粉絲團,立即創造精彩第二人生

分類
長照知識 心理健康 心靈補給站 推薦書籍

跳脫十大非理性思考模式 才能換來幸福快樂人生

事情搞砸了,雖然我們心中感到遺憾,天也不會因此塌下來。

臨床心理學家亞伯特.艾利斯(Albert Ellis)

只要是人,都會有情緒低落的時候,誰規定「人不可以憂鬱」呢?但是當一個人因為情緒低落而自責,他的憂鬱只會越來越嚴重,情緒逐漸陷入紊亂狀態。

根據理性情緒行為療法的ABC理論:

  • A:代表既成的事實
  • B:自己對事物的認知
  • C:產生的反應 ( 情緒、症狀、表現、行為 )

我們不一定能改變事實,但是改變對事物的認知,就可以脫離壞情緒的擺佈。以下是十大非理性思考模式,當你情緒不好的時候,可以自我檢查和提醒一下,也許可以避免壞情緒的產生。

1.全好或全壞的極端思考

天底下的事不是只有「對」與「錯」兩種選擇,堅持不是「全好」、就是「全壞」的立場,太過壁壘分明。

2.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僅憑過去不好的經驗,就一口咬定未來也只是同樣的舊事重演。

3.以片面認知隨意猜測事情全貌

沒有充分根據,單憑自己片面的認知去揣度別人的想法,是不利自己的負面思考。

4.永遠傾向負面解釋

即使有好事發生,也會將事情往面的方向解讀,把好事變成壞事。

5.杞人憂天

喜歡將事情嚴重化」,對未來充滿悲觀想像,總是預期會有大禍臨頭。

6.妄自菲薄

總是放大自己的過失或缺點,把自己的成就或優點貶得一文不值。對待別人卻正好相反,非常明顯的差別待遇。

7.情緒主導

昧於事情,深信自己一時的主觀直覺,流於感情用事,無法理性客觀地看待事物。

8.先入為主的為別人貼標籤

對自己或別人抱持著否定態度,總是往負面解讀,不了解事情全貌卻對別人妄下定論。

9.把責任全攬在身上

發生任何狀況,不客觀檢討錯誤怎麼發生,而把全部責任攬在自己身上。

10.看壞不看好

看事情只看壞的一面,完全抹煞掉正面評價,並且深信這才是事實。

本文參考自:沮喪吧,沒關係的。
作者: 原田 進
出版社:新自然主義(本文經授權轉載)購買連結

 

分類
達人專欄 長照知識 護理技巧 失智症 家天使 居家照顧 心理健康 心靈補給站 正確服藥 溝通技巧

當失智症長輩行為或情緒異常時如何處理?

上一篇跟大家說到失智症長輩異常行為發生的誘因,這篇則是要跟大家聊聊,當發現失智症長輩出現行為異常時,身為家屬或是照顧服務員的你,究竟該如何處理呢?以下提供一些處理方式給你參考。

非藥物的處理方式絕對當長輩發生異常行為時第一處理原則,主要是針對長輩的生理或心理上的不舒服進行安撫。

尤其當失智症長輩無法正確表達自己的不舒服來源時,更需要家屬或照顧者的細心與耐心。

正確的非藥物處理方式應當包含以下幾點:

  1. 一定要辨認清楚是否長輩本身過往就有問題行為或是易怒,要跟其他疾病或原因導致的行為異常區分開來
  2. 明瞭導致行為異常的原因以及長輩異常時的表現
  3. 可以將長輩帶至長輩較熟悉、舒適或是較安全的環境。
apartment bed bedroom chair
Photo by Pixabay on Pexels.com

處理訣竅

  1. 檢查長輩個人是否舒服:檢查長輩是否有疼痛、飢餓、口渴、便秘、膀胱脹滿、疲勞、感染和皮膚紅腫。
  2. 避免直接去否定長輩或是跟長輩爭吵事實的真相:舉例來說,如果長輩突然提起已經死去多年的親人,不用特別去提醒那個輕人已經過世,相反的,我們可以說:『XXX是一個很棒的人,我希望能夠認識他。』之類的話。
  3. 可以找尋方法轉移長輩注意力:照顧者當面對長輩情緒時,可以多點耐性,並採用支持性的方式陪伴長輩,並尋找轉移長輩注意力的機會。
  4. 製造一個安穩舒適的環境:避免長輩所處環境出現噪音、雜亂物品或其他干擾物(電視、電腦)。
  5. 可以讓長輩適度的休息:如果長輩疲累,可以讓長輩休息片刻,但記得別讓長輩在白天睡太久,很容易造成長輩作息日夜顛倒。
  6. 要營造一個長輩可以安全生活的環境
  7. 找尋長輩行為異常背後的原因,並且記錄下來。
  8. 可以嘗試各種解決辦法,或是尋求其他相關失智症團體的協助。
assorted medication capsules
Photo by rawpixel.com on Pexels.com

使用藥物治療

當使用非藥物治療沒有取得很好效果時,也可以尋求相關的醫療協助,但要記住藥物可以治療長輩部分的異常行為,但不可以單靠藥物治療,其他非藥物的處理方式還是要持續進行。

千萬不要相信來路不明的藥物或偏方,請一定要先詢問自己的主治醫生或是專業藥師。

使用藥物治療原則

  1. 一定要清楚使用藥物的風險跟療效:這點很重要,每一個藥物都有它好跟不好的地方,有時要在使用藥物的風險跟療效之間做個取捨。
  2. 針對單一核心的症狀進行治療:有時候解決了長輩的核心症狀,也可以拾得其他症狀改善。像是使用某些抗憂鬱藥物可以讓長輩睡得比較好。
  3. 先從低劑量、單次使用開始嘗試,並且持續注意長輩是否有產生藥物副作用的情形:所有藥物使用一定都有副作用,尤其長輩本身如果已經在使用多種藥物時,副作用的產生原因會更複雜,因此家屬與照顧者一定要提高警覺心。

參考資料:

  1. Assessment and management of behavioral and psychological symptoms of dementia
  2. Alzheimer’s Association:Treatments for Behavior

分類
達人專欄 長照知識 居家醫療 心靈補給站 我是獅子軍,照顧失智君

長照點線面/長期照顧者 留意壓力警訊

長期照顧者在勞心且勞力的慢性壓力下,初期常出現心身症的問題

心身症顧名思義,乃是因為焦慮、憂慮的心理問題影響了身體正常生理功能的運作,典型的症狀包括頭暈、頭痛、肩頸肌肉痠痛、胸悶、心悸以及腸胃問題等。

這些身體功能性的失調,是過度壓力的警訊,經醫療的檢查通常也不會發現什麼太大的疾病。因其狀況常好好壞壞,長期照顧者也常認為這是辛苦照顧下理所當然的結果,甚至是有「認真照顧」的象徵,但這並不健康。

隨著過度壓力的累積,慢慢地失眠的症狀常跟著出現,這便常是後續嚴重精神疾病常見的初期徵兆。

現代精神醫學研究清楚發現,人的身心短期處在「打仗」的狀態是有利於處理壓力,但慢性無意義的過度警戒,也就是俗稱的過度「ㄍㄧㄥ」的狀態,會使體內的皮質醇(Cortisol)荷爾蒙過高。

就好像每天都在吃類固醇來止痛、消炎、提振精神一般,長期下來傷身也傷腦;傷身的部分如上述的心身症,傷腦的部分就是典型的焦慮症與憂鬱症的問題。

焦慮症簡單來說就是身體不該緊繃而緊繃

,心理不需要擔憂而擔憂;而憂鬱症的出現,就是我們把整個身心的精力都使用光了、耗竭了的結果。

憂鬱症的病人不只是感到心情低落,也會覺得以往有興趣的事情,現在都變得索然無趣。不只胃口變差、睡眠不好,身體逐漸敗壞,心理上對於人生的態度就好像戴上了墨鏡,看什麼事情都是灰色的,所以也會常覺得人生無意義、未來無望,走不下去了。

時而在新聞媒體上見到長期照顧者傷害了被照顧者,甚至是走上絕路的個案,很大的可能都是憂鬱症造成的結果。

要避免走上罹患憂鬱症的歧路,長期照顧者所需要注意的是「不要自哀自憐地覺得自己是全天下那一個最苦的人,是悲慘命運下唯一的無助受害者!」走出自己小小的自閉圈子,聽聽其他照顧者的經驗,你的心裡會得到救贖。

一方面是會發現自己不孤單,更重要的是從其他同樣是長期照顧者的夥伴們身上學習,如何正向地面對照顧病人的苦,也同時照顧自己的脆弱。

(作者是和信治癌中心醫院身心科資深主治醫師,本專欄每周三刊登)

本文授權轉載自 台灣受恩(股)公司 ,歡迎加入該公司經營的「我是獅子軍,照顧失智君」失智症照顧者互助交流分享社團。

分類
達人專欄 周孫鴻藥師健康講座

(藥物專論) 第一代抗精神分裂藥物

抗精神分裂藥物會用在思覺失調症,也會用在失智、雙極性憂鬱症等。但很多使用者並不太清楚生活、飲食、保健食品該如何注意和調適。所以這部分著墨較多,希望此類藥物使用者能有更安全的生活。

(藥物專論) 第一代抗精神分裂藥物 from 孫鴻 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