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退休好幸福 達人專欄 長照知識 心理健康 心靈補給站 推薦書籍

活得精彩,走得瀟灑

彙整整理/luckysadness

摘自/《輕鬆自在走好最後一哩路》(川嶋 朗著/新自然主義)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電影《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改編自青木新門撰寫的《納棺夫日記》。從事納棺工作(日本的納棺儀式近似於臺灣傳統的沐浴、更衣、化妝與入殮等儀式。)的青木先生在書中寫了這麼一段話:

「對末期患者來說,語帶激勵太殘酷,好言慰解又太悲情。講經說法、任何言詞都是多餘。只要身邊有一位輕透如風的人,用猶如晴空般澄淨的雙眸為自己守候,即已足夠。」

能夠在這樣一個人的陪伴和支持下離開,是何等幸福的一件事。但願我們自己也會成為某人的臨終守護者。

翩然離去,留下美好

就某種意義來說,一個人如何面對生死關頭,反映了本人的性格和價值觀。生前的生活方式、死後的葬禮選擇,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表現,一個人的器量也從安排身後事中反映出來。

一樣米養百樣人,有滿口視死如歸,一旦死到臨頭,卻做垂死掙扎的人;也有不戀棧世間,坦然接受死亡、走得從容的人。有人風光了一輩子,最後卻死在療養院無人聞問;有人則一生平淡無奇,臨走時身邊卻擠滿了送行的親友。

拒絕一切延命治療,選擇順應生命自然起落的導演和田勉先生,終其一生,活得精采,走得也漂亮。1997年發現罹患癌症,從此與癌症奮鬥14年的落語家(即單口相聲)立川談志先生,也是走得安然瀟灑。一直到臨終都過得像自己,正是他引以為傲的生活態度。為演藝工作奉獻一生的緒形拳先生、原田芳雄先生、兒玉清先生…每一位的臨終身影都留給人灑脫超然的印象。

演員也好,藝人也罷,工匠、藝術家都無所謂,這些一路耕耘一生奉獻的人,無論是生前或臨終時的表現,無不令人激賞。

不浪費生命每一秒鐘

最近也有一個正面看待死亡、坦然接受死亡的例子,那就是演員入川保則先生。2011年3月,71歲的入川被告知得了胃癌,而且只剩下三個月的生命。他從容面對死亡的威脅,還參加電影《苦咖啡人生》的演出,擔任主角。入川在片中的角色剛好也是罹患末期癌症的患者。除了拍攝電影以外,入川也演電視劇、唱歌、寫文章,可說是出道55年來最忙碌、最投入的時期。

醫生原本宣告他恐怕活不過8月,沒想到8月時回診檢查,竟發現癌細胞生長的速度緩慢到令人吃驚,而且,又可以喝酒了。醫生也跟他說:「應該可以過完這個年。」

「我生性馬虎隨便,連癌細胞都拿我沒辦法。」入川開朗地說。他還笑著呼籲大家:「拜託各位不要包奠儀,把錢拿去買票看電影吧。」

類似入川先生這樣用豁達的態度面對死亡,結果又多活了一些時日的例子,時有所聞。入川先生可說是和癌症一起生活在死亡的深淵,直到生命最後一刻依舊開朗樂觀的典型代表。2011年12月,入川先生與世長辭,雖然他未能「過完這個年」,但他被宣告來日不多後的生活態度,讓我們從他身上看見了生命的美學。

本文由退休好幸福授權轉載,更多實用訊息,請上<<退休好幸福>>

加入<<退休好幸福>>粉絲團,立即創造精彩第二人生

分類
退休好幸福 達人專欄 長照知識 心理健康 心靈補給站 推薦書籍

人生的謝幕劇本,自己安排

彙整整理/luckysadness

摘自/《輕鬆自在走好最後一哩路》(川嶋 朗著/新自然主義)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我曾經遇過一位病人,明知道自己想要的治療是條不歸路,最後還是選擇她所愛的,並且堅持到底。病人是一位四十二歲的女性空服員,她讓我重新反思面對病人的態度。

不想失去乳房而義無反顧

她來到我的診所時,已經知道罹患第一期乳癌,因為非常不願意接受手術治療,所以來我這裡尋求補充與另類療法的幫助。說到第一期乳癌的患者,只要接受手術治療,幾乎都可以根治痊癒。既然有治癒的方法,她為什麼不肯接受呢?

日本前五大乳癌名醫,剛好我都認識,於是便請病人去詢問專家的意見。她逐一看過這五位醫師的門診,當然,大家給她的答案都一樣。「做乳房局部切除手術是最好的治療方式。」每位醫師都斬釘截鐵地說。

然而,病人說什麼也不願意動手術,因為她認為這不是生死而是美醜的問題。「如果不處理的話,腫瘤會越長越大,到時候乳房變形、皮膚紅腫,也是會變醜。」即使向她做了分析說明,病人仍然堅持不動手術:「因為生病,自然變醜是莫可奈何的事,但因為開刀必須變醜,說什麼也無法忍受。」病人為了不想失去乳房而義無反顧。

病人的真心話手札

身為一個醫生,不,即便不是醫師,一般人的想法也是救命重於一切。然而,這位病人的決心從來沒有動搖過。之後她每次回診,我都會詢問:「考慮好動手術了嗎?」她也始終如一,不曾回心轉意過。一直到最後,病人都沒有接受手術治療。一年半以後,癌細胞轉移到肺部,已經無法開刀(或許如其所願吧)。病人沒多久就去世了,一對乳房仍維持得很漂亮。

身為她的醫生,卻無法說服她接受治療,只能眼睜睜看著原本可以救得活的人死去,心中備感煎熬。過了一陣子,病人的男友帶著她的手札來找我。我讀著手札,不禁紅了雙眼。她把遇見我之後所發生的事,一字一句、有條不紊地記錄在裡頭。

有一段寫道:「終於讓我碰到了一位值得信任的醫師,一位讓我首次打開心房、可以毫無顧忌地跟他無所不談、無話不說的醫師。」札記的最後一行,她用顫抖的筆跡寫下了總結:「回顧我的一生,無怨無悔,只有幸福。」後來,我收到了病人母親寄來的信。原本以為是封指責失職的信,打開來後,信上寫著:「我的女兒走得非常幸福。謝謝您,醫生。」

真正為病人的幸福著想

我一直因為無法挽救她的生命而感到愧疚、自責,看完了病人母親的來信後,不由得慶幸自己當初能夠體會她的心情、尊重她的選擇,沒有硬逼她去接受手術。當然,這絕不是身為醫者的初衷,但不可否認的,這才是正視病人的需求,真正為病人的幸福著想的醫療。

「螻蟻尚且偷生」是我們一般人的想法,偏偏女病人不是這麼想,而她之所以感到幸福,正是因為她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走到人生的盡頭。我們的醫療偶爾會因為醫者本身的價值觀,出現強加於人的現象。要知道一味地要求病人接受所謂好的醫療,很可能抹煞了病人真正的心願,而且這也不是尊重病人的做法。

的確,像這位病人年紀輕輕就選擇死亡的案例,殊屬少見,也算極端。從別的角度來看,或許與自殺無異。不過,她的選擇又與捱不過生病的心理、艱辛的人生,全盤否定自己,最後以自殺了結生命的選擇全然不同。價值觀人人不同,價值觀何其多樣。忠於個人的價值觀,自己選擇如何生、如何死,也算是理想的人生總結,不是嗎?女病人的確感受到活著的喜悅,對自己的人生充滿感激,最後選擇了令她覺得滿足的死。

實踐理想的醫療

這個案例讓我再一次體認:整合醫療必須是讓病人幸福的醫療,即使有違醫生的本意,也必須對病人的希望給予最大限度的尊重。我們在前面已經說過,為了實踐整合醫療的概念,醫病之間必須做詳盡的交談,醫生對於病人的年齡、性別、性格、人生歷程,乃至於病人在人生旅程的最後階段要怎麼過等等,都要詳加掌握。在整合醫療中,醫生不是治療的建議者,只是治療選項的提示者。醫生應該和病人就各種選項做討論,由病人從中選出最適合自己的治療。

為了病人、為了使醫療再上一層樓,我們做醫生的會將平時在治療上碰到的病例收集起來。病例收集是為了提供給下一位病人更好的醫療,結果就是帶給病人猶如量身訂製的衣服那樣舒適、得當的治療,一步步實現「個人化的醫學」。「為了病人,我還要繼續實踐理想的醫療。」自己的生活方式和死亡安排,都由自己決定。我從上述那位女病人的身上感受到她堅守此一信念的無比毅力。

本文由退休好幸福授權轉載,更多實用訊息,請上<<退休好幸福>>

加入<<退休好幸福>>粉絲團,立即創造精彩第二人生

分類
退休好幸福 達人專欄 長照知識 財務規劃 心理健康

「珍惜當下」,樂在其中

彙整整理/春霓

摘自/《好好愛錢,就會更有錢:改變錢包的習慣,瞬間提升金錢運》(佐藤傳著/新自然主義)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我有兩位朋友,他們的生活方式剛好成對比。

朋友甲是一位年收入超過一億日圓的男性。因為高所得的緣故,每年繳納的稅金都超過5000萬日圓,再加上只要遲繳一天,就要被加徵滯納金,因此,每到報稅季節,朋友甲就會為該怎麼繳稅大傷腦筋。他總是短缺500萬日圓,只好四處向朋友借錢周轉,好不容易才趕在最後一刻完成繳稅。

雖然朋友甲很會賺錢,但他卻一天到晚追著錢跑,為錢焦頭爛額、暴跳如雷。就連迪士尼樂園的遊行隊伍通過他的面前時,依舊緊握著行動電話不放,對著電話的那一頭大發雷霆、咆哮指責!

朋友乙是派遣公司的女職員,年收入大約250萬日圓。她一個月實領20萬日圓,每個月都會撥3萬日圓到定存,她還在自己非常喜歡的花店打工,一年下來也存了將近50萬日圓。

利用家裡的陽台種了一些香草。有時候,她會泡一杯香草茶享受悠閒;有時候,她到附近的公園散步、欣賞有趣的照片。她的臉上總是掛著笑容,從從容容地度過每一天。

說完了。你認為哪一個才是富有的人呢?

是每年負500萬日圓的朋友甲?還是每年正50萬日圓的朋友乙呢?答案絕對是後者。

如果每個月都要花好幾百萬,縱使有能耐一年能夠賺好幾千萬,內心也會一直有不安感:「萬一有一天沒錢花…。」像這樣的人一點兒也不富有。

做一個能夠用心體會「當下」、珍惜眼前一切的人吧!

★不要變成「為錢提心吊膽」的人!

本文由退休好幸福授權轉載,更多實用訊息,請上<<退休好幸福>>

加入<<退休好幸>>粉絲團,立即創造精彩第二人生

分類
熟年誌 達人專欄 長照知識 長照資源 居家照顧 心理健康

以社區為主的長期照顧 面對未來需要正確照顧觀

文/賴麗秋

希望由家人照顧到終老,是多數長輩的想法,但是在有照顧經歷的長者中,願意主動入住機構的機率卻相對較高。因為他們親身經歷照顧的壓力與辛苦,不願意讓自己的子女承擔這一切。避免長照最好的方式,就是努力讓自己保持獨立自主生活的能力與時間,也唯有建立正確的照顧觀念,才可以因應未來資源有限的社會。

根據衛福部對台灣65歲以上失能人口的推估,2018年台灣失能人數約為82萬,預估到2021年增至89萬,2025年將達百萬人。這百萬失能大軍產生的問題與影響,不是只有他們個人,而是牽連甚廣,上及父母、下至子女、孫子女,旁至家族親人,影響所及將是數百萬人。由於每個失能者背景、經濟能力、家庭狀況不盡相同,面對的照顧問題也有差異,讓照顧問題變得更加複雜。

家庭照顧量能衰退 善用各級長照服務

把問題縮小至個人家庭來看,根據相關長照服務使用比例推估,目前約有8成失能者仍由家庭照顧;但是面對人口高齡化與少子化問題,家庭照顧能量將會逐漸衰退,這種情況在當下的三明治族群可以看得最清楚。當照顧者圓滿父母的照顧,卸下重擔時,可能很快就會成為需要被照顧的族群;然而他們可能無法奢望子女可以承擔照顧的責任,由配偶來照顧是無疑的,只是這老老照顧,又如何能確保照顧品質?

當家庭照顧量能逐漸衰退時,照顧不再是一個人的事,應轉由社會一起來承擔。本期專題將與讀者一起來探討長照議題,我們如何在照顧不同階段善用政府資源,選擇合適的照顧機構,而這些機構服務的理念與重要性又為何?居家服務社區式長照,到住宿型長照,民眾可以視被照顧者病程變化選擇合適的服務,讓被照顧者與照顧者都可以獲得更好的生活品質,而非長照之下的犧牲者。

更多精采內容,請見《熟年誌2019年4月號(NO.85)

分類
退休好幸福 達人專欄 長照知識 心理健康 心血管疾病

我有心臟衰竭,我該考慮哪種治療方式?

撰文/國泰綜合醫院心血管中心主治醫師 秦志輝

資料來源/國泰醫訊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毎年,台灣有超過2萬2千人因為心臟衰竭住院。根據中央健保署2014年的統計,國人平均住院天數為6.6天,但心臟衰竭平均住院天數可達12天,這項數據位居所有疾病的第11位,也是所有心臓疾病的第1名。

根據心臟學會的統計,有高達50%的心臟衰竭病人,會於診斷後5年內死亡,而心臟衰竭就如同是心臟的「癌症」,會對病人帶來巨大的影響,千萬不可忽視。

心臟衰竭治療方式的選擇可分為藥物治療介入性治療開心手術安寧療護

方式1. 藥物治療

心臓衰竭的治療,藥物治療佔很重要的角色。急性期藥物治療的主要目的是緩解心臟衰竭呼吸困難及水腫等症状;藥物治療適用於慢性穩定期間,主要目的在減少病人的再住院和死亡的風險。如果沒有遵從醫囑按時服藥,將有可能導致心臟衰竭惡化。

方式2. 介入性治療

心臟衰竭的介入性治療,包含以下3種:

  1. 心導管治療:心衰竭的狀況,有些是因為冠狀動脈阻塞所引起,若血管較狹窄,可經由心導管的細微管線進入狹窄的血管處,導入氣球或支架幫助狹窄的血管做擴張整形,以回復血管的通暢,提升心臟功能。
  2. 雙心室再同步節律器治療:雙心室再同步節律器治療主要用於藥物治療無效,且左心室功能不好的病人,裝置雙心室再同步節律器後,透過心肌的同步收縮來改善心臓功能,約有7成病人會在3個月後會有進步。
  3. 主動脈內氣球幫浦及葉克膜體外維生系統:都是屬於輔助循環系統,在心臟衰竭急性發作期,使用藥物治療無效時,可以考慮做為支持性治療選擇,但這兩種輔助循環系統有較多的併發症,因此都放在其他治療無效時使用。

方式3. 開心手術

開心手術則包含以下4種方式:

  1. 心臟瓣膜置換術:可幫助嚴重瓣膜疾病導致心臟衰竭的病人。
  2. 心臓血管繞道手術:可於冠狀動脈阻塞時使用可改善心肌缺血回復心臟功能。
  3. 心室輔助幫浦:可以用於嚴重心臟衰竭病人等待心臟移植前使用。
  4. 心臓移植手術:當藥物治療成效不佳或無法以一般手術治療時,醫師判斷心臟無法再撐太久,就會做這樣的建議,國際心肺移植學會統計資料指出,心臟移植1年的存活率約8成,5年的存活率約6成。

方式4. 安寧療護

安寧療護是一個很嚴肅的議題,選擇安寧療護並不代表放棄治療,而是希望提供末期心臟衰竭病人及家屬心靈上更多的支持,能夠安度餘年,達到生死兩相安:安寧療護有分安寧共照,居家安寧及安寧病房等不同的選擇,可以跟醫師討論來尋求大家的共識。

本文由退休好幸福授權轉載,更多實用訊息,請上<<退休好幸福>>

加入<<退休好幸福>>粉絲團,立即創造精彩第二人生

分類
退休好幸福 達人專欄 長照知識 心理健康 心靈補給站 推薦書籍 溝通技巧

停止負面情緒無端膨脹

彙整編輯/Flora

摘自/《沮喪吧,沒關係的。:致被困在壞情緒裡不能脫身的你》KAORI

YUKARI著/新自然主義

圖片來源/新自然主義、shutterstock

你知道俄羅斯娃娃這種俄國的傳統工藝品嗎?

就是圓柱形的木製空心娃娃,可以上下打開來,裡面套著一個又一個尺寸越來越小的娃娃,其構造組合就如同層層套疊的匣子。事實上,「非理性思考模式」的結構也像俄羅斯娃娃那樣。這話怎麼說呢? 讓我來解釋清楚。

總有不理性的時候           

從最初的經驗所得到的「非理性思考」是一個原型,日後的「非理性思考」會一個接一個逐層疊加上去,不斷的一層套一層。

這是因為「內心鏡片」一次又一次,重複著同樣的訊息處理模式。而伴隨「非理性思考」醞釀的負面情緒,也會隨著每一次的累加越來越膨脹,以至於超出一開始的情緒,膨脹成為無比強烈的負面情緒能量。

舉例來說,有個人在工作上犯了錯,他在第一時間這樣想:「啊,我這次搞砸了,看來我不適合這工作…」這已經算是「非理性思考」了,對吧?畢竟在工作上犯一次失誤,未必表示不能勝任這項工作,不是嗎?

但是「非理性思考」可不管這麼多,結果就是把人導向自怨自艾的壞情緒。

自怨自艾的壞情緒、充滿「執迷掛念」的「內心鏡片」再度讓你陷入憂鬱…於是又引發下一個事端。「啊,我又憂鬱了,動不動就壞心情,我真是一無是處…」而這回還是「非理性思考」在作祟。

只要是人,都會有情緒低落的時候,誰規定「人不可以憂鬱」呢?

無限循環的負能量

但是當一個人因為情緒低落而自責,他的憂鬱只會越來越嚴重,情緒逐漸陷入紊亂狀態。而面對「情緒陷入紊亂狀態」的自己,「內心鏡片」再度產生作用,

繼續將人導向「非理性思考模式」。「唉,我難過到無法自拔了…」我是不可能克服壞情緒了…」

「啊,我這輩子沒指望了…」之所以有壞情緒,都是因為「非理性思考」在搞鬼。「難過到無法自拔」也好,「自己不可能克服壞情緒」也好,「這輩子沒指望」也罷,這些都只是自說自話,並非事實。如此下來,一再重複的「非理性思考」,

就會像俄羅斯娃娃那樣,醞釀出遠比最初的壞情緒更強大的憂鬱能量。

撇除執迷不悟的兜圈

如果從一開始就遠離「非理性思考」,那麼這一切痛苦都不會發生。一個人會採取「非理性思考」,並且任它一再反覆運作,而導致負面情緒持續膨脹;一個人緊抱過去的「非理性思考」不放,侷限了自己的發展潛力,而讓自己變得消極退縮,全都是因為養成「非理性思考」的慣性,造成情緒失調的緣故…而這一切的根源,都來自最初卡在「內心鏡片」上的「執迷掛念」,是它們一步步引導出「非理性思考」。

這些「執迷掛念」根本就是不必要的東西。可以的話,誰都會想要除掉它們。「事情哪有這麼容易…」你或許會這麼想。不過,「執迷掛念」根本來就是我們自己製造出來的,既然「執迷掛念」根是我們自己製造的不就意味著我們「總會有辦法」把它給摳下來,不是嗎?

相信我!

「執迷掛念」根是人人可以自己除掉的東西。你只要有心擦拭「內心鏡片」上的執迷掛念,就可以辦到。

★重點整理

  1. 放棄習以為常的「非理性思考模式」,就能夠斬斷至今始終困擾著我們的煩心事。
  2. 「非理性思考」一旦成為慣性,成為一個人固定的思考模式,它就會不斷引發同樣的情緒障礙。
  3. 「非理性思考模式」引發的連鎖效應,會強化負面情緒不斷膨脹。
  4. 要阻斷「非理性思考模式」一再製造煩惱,關鍵在於先除去「執迷掛念」(既定成見)。

本文由退休好幸福授權轉載,更多實用訊息,請上<<退休好幸福>>

加入<<退休好幸福>>粉絲團,立即創造精彩第二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