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以生產力判定人生價值 才能擁有「面對父母老去的勇氣」

翻轉醫療:每天早上一則專業的銀髮生活知識推播,提早替自己的未來做足準備  好友人數


不管你願不願意,父母走向黃昏,需要你照顧的一天,遲早到來。愛不會改變,但你準備好用另一種方式實踐了嗎?

面對父母老去的勇氣

這是「被討厭的勇氣」的作者岸見一郎的另一本暢銷著作,內容不是提供醫學常識,而是以一個心理諮商師和失智症的照顧者身份,分享他面對母親病逝、父親失智的經驗。「不以生產力判定人生價值」是本書最核心的思想,承認活在當下,不強求過去和將來,是身為照顧者需要學會的觀念。人生就像兩人共舞,在跳舞的當下才是人生。若要像百米賽跑般追求效率,只求快速地抵達終點然後死亡,這樣一點意義也沒有。

以下是小編的讀書心得,為不扭曲作者原意,「」內皆以原文呈現。本書推薦給

  1. 有長期照護需求的家庭:因為和被照顧者相處是一種全新的人際關係
  2. 長期照顧相關從業人員:要能體會家屬的心情,才能提供適當的協助
  3. 為老齡化社會提早做準備的人:因為功利的社會講求拿高分、拼業績,要如作者一樣領悟「不以生產力判定人生價值」需要下點功夫。(小編老闆應該也該讀一下,不要再拿每週文章產出來逼我)

如果看小編的心得還不過癮,趕快買本書成長自己吧,購買連結。也歡迎看過這本書的朋友,留言跟我們分享讀書心得。


第一章 父母親教會我的人生意義

生產力判定人生價值是錯誤的想法

人老了很難相信自己還有價值,「所以老人會藉由抱怨,逼迫周圍的人肯定自己,有些人會溺愛孫子孫女,造成父母教養子女時的困難,有時甚至會因此發生爭執。」

「面對失智的父母,子女必須先接受他們什麼也不會做了,不再以生產力高低的角度看待他們,而是尊重對方的存在。」

「父母製造麻煩是為了吸引子女注意,確保自己在家中的地位,所以只要讓父母相信自己有價值,便不會如此。為了讓父母有價值,要特別留意父母的貢獻,常對父母說謝謝、你幫了我好多忙。親口對父母說,因為他們把兄弟姊妹團結在一起,他們活著就有意義。」

「協助病患渡過人生最後的日子,也是醫生和護理人員重要的工作之一,如果醫護人員不了解病人在住院前過哪一種人生,便無法提供協助。」(作者應該是指心靈和尊嚴上的協助,不要跟我戰醫學知識)


第二章 接受現實的勇氣

承認活在當下,不強求過去和未來

「就說的話不是事實,只要父親不會因此身陷危險,我認為不需要特別糾正他。但是如果父親突然說想要出門,我就一定得勸阻,因為父親已經無法自行走路了。」

「父親經常忘記是否已經用餐,這時候不需要斥責他『剛剛不是吃過了』,只需淡淡地說『剛剛吃過了喔』就好。我如是回答,父親通常不會再要求些什麼。」

 如果無法想起過去,從頭再來就好了。每天都是新的開始,而不是昨天的延續

「尊敬,就是看著對方真實的模樣。不刻意加以美化,不帶著理想的有色眼鏡給對方扣分」 。我們照顧雙親時,能做的事情之一,就是放下理想的雙親形象。否則面對現實生活中的雙親,只會扣分。」

常對父母說感謝的話,協助他們建立自信

「父親生病後意識朦朧,就像活在雲霧裡,而且不知道大霧外還有另一個世界。但是有時候因為身體或天氣比較好,會突然清醒過來。但是短暫清醒的時候,才意識到自己已經無法自理生活,反而覺得很痛苦。從父親的筆記發現,他肚子餓但只有一點點錢不夠吃飯,想打電話給朋友卻找不到手機,覺得十分可惜。有時候清醒的時候也不一定痛苦,有次父親吃完晚飯後發呆,突然問他現在下雨嗎?趁還沒下雨趕快回去。」

「失智症的清醒不是想起過往的事情,而是了解自己身處何處和與他人之間的關係」。失智病人短暫清醒的時候,他們必須接受疾病的現實。所以常對父母說感謝的話,可以增加他們的自我認同,也能減少他們製造麻煩。

身為家屬希望來訪的護理師,注意父母最好的一面

「身為家屬,不希望醫師在病患生病前後改變遣詞用句。我曾經因為聽到護理師誇獎父親耳感到不快,如果父親還健康,護理師一定不可能對他說『真厲害』,就是覺得父親像小孩什麼都不懂,才會這樣誇獎。」

「現在的護理師眼中的父親,很少睜開眼睛,說話也顛三倒四,但這不過是父親人生中的一頁。我熱切希望護理師能夠認識父親以前的歷史。」因此作者把父親拍攝的照片和油畫作品拿給護理師看,希望她可以看見父親不同的一面。後來作者父親住進照護機構時,就被工作人員鼓勵畫出很棒的作品。


第三章  與年邁的雙親建立良好的關係

人生,無論什麼時候,都無法帶給他人幸福,也無法透過別人獲得幸福

「我的意思不是兒女無法為雙親做任何事,只是希望子女能清楚知道,自己能為父母做到什麼和做不到什麼。」

「就算假日應父母要求,帶他們到處去玩,父母也可能馬上忘記,甚至抱怨子女都沒有帶自己出門。因此我認為,子女不需要思考『帶父母』去哪裡。」

「出門賞櫻,不是因為想讓父母看櫻花,而是自己想好好欣賞櫻花,所以邀父母同去。若是這樣想,就算父母之後忘記這件事,子女也不會感到難過。無論對方後來記不記得,此時此刻都能和父母共同快樂賞花了」

子女不要阻止父母想做的事

「讓雙方都能接受、很愉快的做法,就是當父親說出想外出時,子女不要多說什麼,馬上同意他的要求。了解父親的身體狀況,知道他無法走遠而事先提醒他不要勉強,並不是雞婆,但只要當事人實際走走,也會立刻發現自己上氣不接下去。所以父親勉強自己或是做出危險行為時,當然應該阻止,卻不應該因為過度小心而打消父親走路的念頭。」

「『想做』不一定等於『能做』,兩者之間的落差便形成了『自卑』。如果做不到的事情,恰好是想做的事情,當事人心理的壓力會更加強烈。」

 「為了避免父母日益退化消沈,子女應該適時陪伴在父母身邊,防範他們遭遇危險,而不是從一開始就打消他們行動的念頭。」

不要期待對方說謝謝

「剛開始照護父親時,我在報紙上看到一則新聞報導,主要是一名已經五十多歲的男子,為了照顧母親辭去了工作,沒想到有一天,母親看到兒子,竟開口問他:你不用去工作嗎?」

「聽到母親的問話,男子受不了母親居然不知道自己是為了誰而辭去工作,差點發飆。這名男子發現自己幾乎情緒失控,心生恐懼,最後還是放棄了親自照顧母親。」

待在身邊,就是一種支持

「有一天,我對父親說:『既然整天都在睡覺,我就不用過來了吧!』父親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沒這回事,有你在,我才能安心入睡。』」

「我們會覺得靜靜陪在身旁沒有意義,有一部分原因是,社會只以生產力來評斷一件事情的價值。」

不需要勉強父母想起過去

「就算那拿出照片給父母看,強迫父母想起來,只會讓父母親煩意亂。必須強迫才能想起的回憶,就表示當下已經不需要了,即使回想起來,馬上也會忘記。但是被強迫回想的不悅感覺,卻會殘留在心裡。」

不需要對父母激動

「我對父親的情緒,起因雖然是父親的行為,實際上卻另有目的。第一個是剛剛提到的,想依照自己的想法支配父母。但是父親不會因為我的責罵而退縮,還是持續相同的行為。而且不管我們吵得多兇,過幾分鐘之後父親又忘了。」

「當我想要休息時,便需要讓所有人覺得我的確有正當理由。這個所謂正當理由便是憤怒,雖然我不是吵架都會氣到不想再看到父親的臉,但是為了說服大家我真的不能去父親家,我必須表現得十分憤怒。也就是我,我的憤怒不是起因於父親的各種行為,而是為了說服自己。」(說服自己有正當理由休息)

向他們炫耀照護的辛苦,表示照護者是心情沈重多餘認真

「照顧者表現出辛苦的姿態,有一個理由是希望受到照顧的父母,能了解照顧究竟有多辛苦。但是就拿我父親來說,他根本無法理解。為了照護而和父母起衝突或是心生煩惱,對於親子關係一點意義也沒有。」「另一個理由,則是希望本來應該和自己一樣辛苦照護父母,卻沒有貢獻的兄弟姐妹,了解照護究竟有多辛苦。」

「照護當然辛苦,但是不需要刻意表現出辛苦的姿態。好讓其他人知道。如果希望對方瞭解自己的辛苦而伸出援手、提供協助,這麼做不見得能達到目的。要是結果不如預期,就更難以保持平穩的心境了。換句話說,希望別人幫忙,直接開口要求就好了。」

父母只要活著,便是對家庭有所貢獻

「與年邁的父母相處時,不需要特別找到他們做了什麼。但事實上,雙親並非什麼也沒有做,他們活著,對家人就是一種貢獻。看起來毫無作為的雙親,只要活著,就能凝聚全家人的向心力。有時候父母過世之後,兄弟姊妹才會發現,彼此的關係其實不是太好。」

「透過對父母感謝之意,讓父母感受到自己對子女也有貢獻。只要他們覺得自己有貢獻,就能肯定自己的價值。年邁的雙親會因為漸漸失去能力而喪失自信,覺得自己一點用也沒有,還有可能鑽牛角尖,認為自己走了還比較好,甚至認為自己在家中已經沒有立足之地。」

與其等人對自己說謝謝,不如自己開口說謝謝

「如果期盼自己做的事情,都能得到他人的感謝,照護父母時會非常痛苦,因為父母不見得會說謝謝,甚至不說的時候還比較多。」

「只要知道自己的價值,便不會產生需要他人認可自己的渴望,時時期盼對方對自己表達感謝。希望父母感謝自己,就跟人讚美就不乖的小孩一樣。」

有效率的人生,沒有意義

「假設人生是一條有起點也有終點的道路,有效率地走在這條路上—換句話說,有效率地過日子,然後死亡,根本沒有必要也沒意義。」

「有些動作有起點和終點,因此重要的事,儘可能提升抵達終點的效率。萬一中斷,無論原因是什麼,都代表動作沒有完成,目的沒有達到。另一方面,有些動作,例如兩人共舞等,則是動作的當下便已完成,並非藉由舞動已抵達何處。」


小編讀完這本書後,真的覺得有被療癒的感覺,所以大家趕快以實際行動支持作者吧。購買連結

Posted by

「幸福醫療服務」是一家解決長照問題的社會企業,憑專業知識和數據分析的能力,致力改善長照家庭的生活品質。主要業務為成人奶粉、營養補充品、生活輔具、醫療器材、長照書籍批發零售,也提供衛教諮詢、醫療器材出租、輔具補助申辦協助。

翻轉醫療:致力於長期照護知識推廣,定期舉辦長照專業人士交流研討會和民眾衛教課程,以期長照服務在台灣能永續發展。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