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勇氣、愛,加護病房護理師眼中的醫療群像與生死覺察

長照喵 長照課程活動平台 來幫長輩看看附近有什麼好活動!

翻轉醫療:每天學習一則長照知識,替自己和家人的熟齡生活提早做好準備! 好友人數

圖片/free to fly 粉絲團

作者/林佳嬡

書名/Free To Fly:生命、勇氣、愛,加護病房護理師眼中的醫療群像與生死覺察/時報出版

延續生命還是延續痛苦?關於護理師眼中的惡病與善終

今年,臺灣第一部以病人為主體的醫療法規──《病人自主權利法》(簡稱《病主法》),同時也是全亞洲第一部完整地保障病人自主權利的專法,在1月6日正式開始實施。

《病主法》的基本理念是確保病人享有知情、選擇與決定的自主權利,且在特定條件下,也可以選擇不施加維持生命治療與人工營養及流體餵養。看在護理師林佳嬡的眼中,是再支持也不過。

「醫護人員在替患者抽痰、例行性治療時,患者百般痛苦,雙眼空洞凝視天花板,到最後連說「不」的力氣都沒有了。我不禁在想,醫療儀器是延長了病人的生命還是痛苦呢?」作者林佳嬡在書中不禁提問。

她的職業是連結生與死的按鈕,她的快門是揭露衝突與真相的橋樑

作者林佳嬡,1991年生,現職為加護病房護理師,同時是熱愛拍照的攝影師。

2016年的作品「天使之吻」得到台灣醫療優質形象報導獎,

對她來說,攝影是紓解壓力的方式、一種情感投射,也是她的逃生出口。

她第一次自己規劃的醫療議題攝影主題便是「DNR」

DNR與CPR之間的矛盾與煎熬

DNR,全名Do not resuscitate,中文為「拒絕施行心肺復甦術」。

(其內涵為:當罹患嚴重傷病,經醫師診斷認為不可治癒,而且病程進展至死亡已屬不可避免時,自己或家屬同意在臨終或無生命徵象時,不施行心肺復甦術(包括氣管內插管、體外心臟按壓、急救藥物注射、心臟電擊、心臟人工調頻、人工呼吸或其他救治行為))。

在加護病房中,有許多病人在接近生命盡頭時被CPR救回來,然而往往這一切「搶救」,只是讓病人在生命末期經歷急救及無效醫療的折磨。有些案例是因為沒有DNR的觀念,當然,也有更多因素是來自親屬的無法放手。

「人生最好的告別方式,應該是坦然面對身後事,自己決定要怎麼走。」在看過無數的病人受到大大小小的煎熬,作者認為應該要將DNR的重要性推廣出去。

作者有感於這樣的情況,於是將DNR拍攝為一系列的影像作品--「放手,有尊嚴的離開」,讓末期病人回歸自然死,安詳往生,不以人為手段來延長生命,是這系列拍攝影像的核心。

安樂死

「安樂死」在台灣並不合法。

醫護人員在替患者抽痰、例行性治療時,患者百般痛苦,雙眼空洞凝視天花板,到最後連說「不」的力氣都沒有了。我不禁再想,醫療儀器是延長了病人的生命還是痛苦呢?

曾經有位在加護病房狀況極差的爺爺在心臟手術後,心跳一停止時,由於家屬想要家庭成員全員到齊再讓爺爺離開,因此醫護間積極給予病人搶救,壓胸、急救藥物注射等。但過程中爺爺的口鼻不斷被壓出鮮血,肋骨全斷,最後伴隨爺爺離世的是身上冰冷的醫療儀器及沾滿鮮血的被單……

在替爺爺執行遺體護理時,爺爺的體重比剛入院時重了將近二十公斤。全身腫脹的像氣球一樣,皮膚下硬的像石塊般,我猜想內臟大概都被壓破了。家屬帶來準備替爺爺換上的生前衣物,也無法穿下……

原來,想要「有尊嚴的離開」,好難。

傅達仁努力倡導台灣安樂死合法化,令我敬佩及感嘆。無論站在患者本身或身為醫護人員立場,仍然期望台灣有朝一日通過「安樂死」。讓生命末期患者能在其親友陪伴下,主動結束生命。

活在生死最前線--珍惜當下,不去強留

這本書透過加護病房護理師的雙眼,帶領讀者一窺那些生死交關--白髮人送黑髮人、有渴望求生的患者,也遇過一心求死之輩,來來去去的生者與死者,每一個人多少都在她心中留下一點什麼,因此將其記錄下來。

「加護病房是一個總是被憂傷與痛苦覆蓋、卻還得努力挖出溫暖力量撫慰病患心靈的晦暗地區。」在佳嬡筆下的每一位逝者,對她來說,都是一字一痛。死亡無可避免,憂傷總是伴隨而來,究竟怎麼樣才算是無憾此生?

也許每個人到最後一口氣時,才有真正的答案;然而在那一刻到來前,我們仍能選擇告別的方式,有尊嚴地與世界簽下善終的契約。

本文節錄自:Free To Fly:生命、勇氣、愛,加護病房護理師眼中的醫療群像與生死覺察

作者:林佳嬡

出版社:時報出版 (本文經授權轉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