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協助洗澡的人,才是決定生命品質的人:我在浴室裡感受到的5個重要體認

翻轉醫療:每天學習一則長照知識,替自己和家人的熟齡生活提早做好準備! 好友人數

作者 前資深媒體人 朱國鳳
本文授權轉載自愛長照


我們都應該在自理能力無虞時,把每日沐浴當成呼吸一樣的理所當然時,早一點想想,要如何讓老後的沐浴需求,不會成為一種難得的享受?

「老媽,來洗澎澎囉」。
「嘸要,昨天阿娣才幫我洗過。」

阿娣是母親的外籍看護,已經「棄職潛逃」三天,這表示,母親至少四天沒有洗澡了。這幾天,母親搬出很多理由,拒絕女兒幫她洗澡,譬如「天氣冷,沒有流汗」、「阿娣才幫我洗過」、「我自己會洗」。

我又好氣、又好笑的看著老媽,怎麼感覺好像母女位置互調了,我變成老媽在催著「小女兒」去洗澡,而「小女兒」正想著各種理由耍賴閃躲。

其實我知道,母親閃躲背後的真正原因是:害羞與尊嚴。害羞要讓女兒看光光,還要讓女兒「上下其手」。更重要的是,原本「為母則強」的地位瞬間逆轉,母親的尊嚴要暫時放下了。

我了解母親說不出口的理由,但是考量到她的行動與移位能力都已經相當衰弱,自理的結果將會是在浴室摔斷骨頭。這一天,我也抬出各種理由,終於讓母親「大姑娘上花轎」,頭一回讓女兒服侍進了浴室。

在氤氳的霧氣中,我童年的記憶卻逐漸清晰了起來。我想起坐在那個粗糙大鋁盆裡的黃昏,母親一面幫我打滿肥皂,一面用輕柔的語氣,教我要特別洗抹腋下、腹股溝、私處、腳趾縫。

我是這樣一點一滴地從母親那裏學會獨立自理生活的能力,現在她的獨立自理能力,正一點一滴地退化了,換我拿起肥皂,用她曾經教我的手法,把我的童年與她的老年,一起搓出柔細的泡泡。
洗澡2
(圖片來源:photoAC)

想想文學裡很少在洗澡下筆,就算有,主角也是「小鮮肉們」。譬如《紅樓夢》第31回,有一段敘述丫鬟伺候寶玉少爺洗澡的情節。「……洗完了,進去瞧瞧,地下的水淹著床腿子,連蓆子上都汪著水,也不知是怎麼洗的,笑了幾天……」

大家都想看寶玉少爺與丫鬟笑鬧玩水的情境,誰會想去了解寶玉的祖母:賈母洗澡的細節。但是文學裡看不到,現實裡還沒經歷到,很多關於老後沐浴需求的重要性,就不會意識到。這一天,我在幫母親沐浴的過程中,有不少重要的體認。


體認1:世人都該早點想想,老後誰來幫你洗澎澎?

我常認為,世人若能早一點意識到,自己終究會變老變弱,是否能夠早一點變得更謙卑、更柔軟、更有同理心。

不要以為有錢聘僱外籍看護,就能高枕無憂。有沒有考慮到,外看會返鄉、會逃逸,前者的空窗期通常會有一個月,後者的空窗期至少三個月。如果平時是倚賴居服員,也不能保證始終是一對一的熟面孔。

空窗期間,如果不想臨時讓一位陌生的看護,與你在浴室裡「坦誠相見」,有沒有兒孫可以暫時代勞?這時請不要再期待老伴上陣。因為當自己需要協助時,老伴通常也是自顧不暇,甚至已經天年了。

如果你是女性,可能帶你去洗澎澎的,會是女兒或媳婦;如果你是男性,可能就是兒子或女婿了。如果有兒無女,有沒有善待媳婦?如果有女無兒,有沒有尊重女婿?不要等到有洗澎澎的需求時,再來彌補關係,可能就會太遲了。

洗澡3
(圖片來源:pixta)

體認2:長照的真正挑戰,是從洗澡、換尿布開始

外子常笑我前世應該是軍人,因為常常是三分鐘戰鬥澡。當我也抱著速戰速決的心態,第一次帶老媽進浴室,從幫她寬衣解帶開始,就發現到,「單兵」必須立刻修正處置。

因為當我要幫母親脫掉套頭上衣時,突發覺得我似乎正面對一隻「樹懶」。原來對我們來說,舉高雙手這麼簡單的一個動作,老人卻只能用慢速完成,如果想要快手快腳,可能會害老人受傷。

還有我們在淋浴時,就能輕易的從頭洗到腳。但是不少女性長輩,年輕時不習慣用蓮蓬頭直接「灌頂」,當老後彎不下腰、低不了頭時,洗澡就要分兩階段進行。

也就是在浴室洗身體,推著輪椅到美容院洗頭,譬如我的老媽,這些都會增加老後生活照顧的難度。什麼是長照的挑戰?我認為,還沒有進入到需要協助洗澡、換尿布的程度,長照的挑戰都不算真正開始。若能早一點幫老人洗澡,就能早一點正視自己未來的長照挑戰


來協助洗澡的人,才是決定生命品質的人

荷蘭居家照護界第一大的Buurtzorg公司,團隊裡有七成是護理人員。Buurtzorg的照護模式,相當重視沐浴。因為幫老人「洗香香」,居服員不僅能與老人親密互動,也能貼近觀察到老人的身體變化。


翻轉醫療新功能:長照相關活動整理

如果你知道長照相關課程、講座,不管有無學分、要不要收費,請協助我們 新增課程與活動  ( 新增後會存成草稿 審核約一個工作天 )

翻轉醫療10月份自辦課程:

台北
10/20 輔具經營進階班
10/20 藥食評估工作坊
10/21 打造百萬年薪物理/職能治療所
10/20-21 日照創業輔導班
10/27 癌友飲食料理課
10/28 輔具經營基礎班
高雄
10/13-14 日照創業輔導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