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盛開 清風自來

長照喵 長照課程活動平台 來幫長輩看看附近有什麼好活動!

翻轉醫療:每天學習一則長照知識,替自己和家人的熟齡生活提早做好準備! 好友人數

文/晏子萍

攝影/劉威震

細細品味高愛倫的著作《此刻最美好》,字字句句讓人心緒綻放如花,她對人對事用心體會,用情珍惜,這一位不僅有才情更有溫度的女子,讓我們初見面,就折服於她的活力與熱情。採訪當天,為方便我們拍攝,高愛倫貼心地多帶了好幾件衣服,皆是用色明豔、活潑而不拘謹的衣著,她配合著攝影師的指令,舉手投足之間充滿自信,恍若她筆下的大明星。在一個午後的訪談中,她有如多年的朋友、熟稔的鄰人,從容自在、句句真切,讓我們度過一個開心的下午茶時光。

文采四溢 雲霞滿紙

書寫是我最有信賴感的溝通模式,就好像立下字據,讓對方也有安全感,表示我說的話我都認帳,但是,記性和記載的內容偶爾也會產生落差。」高愛倫自謙並非一個作家,只是一個將文字串聯起來的人,很小的時候就開始提筆為文,連念書的學費都是自己寫《小說報》賺來的。

來自南部眷村的高愛倫是空軍子弟,在那個經濟匱乏的年代,是什麼樣的滋養讓她成為一位妙筆生花的記者?「除了自小愛看書之外,我受父親的影響很大,他是一位軍人,可是文筆很好,也寫得一手好字。」身為家中老么,深受父親的寵愛,高愛倫表示,父親自4個孩子年幼時即耳提面命,讓他們知道,4個人就如生命共同體,一定都要相互幫助與承擔。父母親婚姻幸福、鶼鰈情深,雙親與手足之愛,是高愛倫人格特質的塑造者,也因此讓她對任何人往往顯現無私的善意與旺盛的熱情。

下筆良善 不議人非

「小時候作文『我的志願』,我有2個志願,一個是寫小說當作家,另一個就是做記者,這是2種迥然不同的工作。當記者要追求事情的真相,寫小說則可以創造一個虛擬的世界。」高愛倫從學生時代就開始辦雜誌、寫文章,當年進入《民生報》,她還是唯一一位因為寫小說而被錄取的記者。

熟年誌2019年6月號(NO.87)

發表迴響